大朗醒狮后生的“舞生活”
http://www.dongguantoday.com/     2018年05月21日 09:25

  大朗醒狮由原来的平地舞狮提升到高桩高台舞狮。

  “刻木为头丝作尾,金镀眼睛银帖齿。奋迅毛衣摆双耳,如从流沙来万里。” 这是对传统舞狮的生动描述。而在被誉为“醒狮之乡”的大朗镇,传统醒狮传承至今已有100多年,昨日记者在巷头喜庆堂旁边的舞台上, 目睹了新一代醒狮人工作之余的“舞生活”。据了解,大朗醒狮曾前往广州大元帅府表演并受到孙中山先生的嘉奖,也曾自筹经费越洋参赛摘金,面对现代生活的变迁,总有一群舞狮人让传统醒狮在传承中不断焕发生机与活力,并在年轻后生中培养好苗子。作为醒狮人才“摇篮”的巷头小学,目前想申请省龙狮教学基地,以期将醒狮“舞”出应有的精彩。

  新醒狮人工作之余的“舞生活”

  午后的阳光炙烤着大地,在巷头社区星罗棋布的毛织工厂里,机器忙碌的轰鸣声不绝于耳。而被众多毛织厂包围的巷头喜庆堂里,却仿佛是一片世外桃源。

  “咚……咚咚……”伴随着深沉高亢的鼓点,一位头戴面具、身着长袍、腰系彩带、手执葵扇的“大头佛”出现在喜庆堂边的舞台上。在他的逗引下,一头“红狮”踏着矫健的步伐威风凛凛地从幕后跃到台前。随着鼓点节奏不停变化,“红狮”俨然一头活生生的狮子,欢腾跳跃、辗转腾挪,舞出各种优美招式,引得人们纷纷驻足围观。

  一曲舞毕,52岁的陈日辉摘去“大头佛”面具,来到“红狮”身旁,耐心地纠正着先前的舞姿。“红狮”里,年轻的阿昌和阿鹏大汗淋漓,虚心听取着大师兄的教诲,默契地调整动作。这是巷头第一代醒狮人与第三代醒狮人之间的对话,也是年轻的新醒狮人不寻常的“舞生活”,因为他们都是趁着工作之余前来“例行”训练,为冲击新的荣誉做准备。

  曾到广州大元帅府表演 受孙中山嘉奖

  大朗醒狮历史悠久,早在清朝末期,大朗就已有醒狮文体活动,薪火相传已100多年。当地老艺人叶沃筹介绍称,民国时期大朗有麒麟、醒狮武术馆20多间,其中仅陈叶六围就有8间。1921年5月初,大井头曾派出一支麒麟、醒狮、武术队前往广州大元帅府表演,受到孙中山的嘉奖。

  而巷头醒狮又是大朗醒狮的一个精彩缩影。正式成立的当年便在庆祝香港回归醒狮比赛中成功夺魁。1999年巷头醒狮团经国家体育总局选派,代表我国出席2000年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的“国际醒狮邀请赛”。

  据巷头醒狮团第一代传人陈日辉回忆,当时越洋参赛所需60万元经费是义演自筹的。他们一举夺冠,获颁“金狮王”宝座。这座奖杯被村民当作“镇村之宝”,一直被珍藏在村委会。在传承和提升的过程中,大朗醒狮也由原来的平地舞狮提升到高桩高台舞狮。其中梅花高桩最高的近3米,最大跨度达3.7米,对醒狮人而言是胆量和技术的双重考验。难度增大,让一些醒狮人“望而却步”。

1,2
来源:广州日报     编辑:谭晶
分享按钮